首页 > 悬疑科幻
  • 姐对我颇为看好,曾邀请我前往元始魔宗。而且,那老家伙生前也曾是元始魔宗之人,当年陨落,宗门中还留下了一段因果,待我去帮其完成。” “话说,看你们几个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,该不会是在为我担心吧。” 洛辰风笑道。 “别自作多情了,谁会为你担心啊,他们两个如何想的我不清楚,我倒是觉得,相比于担心你,倒不如多担心一下元始魔宗。你跟我夫君一样,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 姜芸欣瞥了他一眼,一脸傲娇道。
  • 到时候实力不济丢了人,反倒有借口往我身上甩锅。” 说罢,自顾自的向前走去,古天奕连忙跟上。 “原来是这样,但我还是好奇,你干嘛要打扮成这样,平时那副装束才是最适合战斗的。”古天奕边走边问。 姜芸欣走前前面,忽然止住脚步,冷眼望着古天奕,道:“听说今天,我的小情敌也会来,是吗?” “小情敌?你指的是……”古天奕皱眉。 “还能有谁,自然是古灵儿,第一次见面,我绝不会落于下风。你也注意点,
  • 不知道怎么回事,会误会的,以前有个电影,里面有个男人的奶。” 我也笑了,好像是有这么个段子,韦恩笑着问:“卡罗,又是什么好东西?” “是不是又该抽了?”我看向美瑞,美瑞点点头:“最后一批给统合部了,如果你有空,今天。” “一会去看看吧。”我笑着说:“只要你们受得了。” 奥拉说道:“这样吧,其他的事情,你们可以随时反馈,我会跟你们所有人进行即时的沟通处理,不需要浪费所有人的时间。” “
  • 滚元力,迅速倒灌入了天空中,幻化成了恐怖的擎天巨爪,疯狂的朝向着叶寒碾压而去。 擎天巨爪轰击而下之时,产生的狂风更是将四周的人群给疯狂冲散。 那巨爪砸落的位置,俨然只剩下了叶寒一人 “住手” 沧澜仙子大喝一声。 数月之前的错误,她已经犯了一次。如今,绝对不会再犯。即便是叶寒不愿意加入沧澜宗,她也可以拉拢一下叶寒。话音刚落,沧澜仙子长袖一翻,顿时掀起了一股骇然的激流。只是看见,一
  • ,就是想与前辈道别!” 修行之人,生死到了今天早已看开,自己要去做的是会影响无数星系的大事,用自己这条命去给无数人搏一个生机和未来,但王无垠说得却异常平静。 屠天沉默了一会儿,才缓缓开了口,一字千钧的说道,“行,你先去,要是你回不来,将来我进阶至尊,我接着再去!” 王无垠笑了,屠天果然是屠天! 王无垠砸了咂嘴巴,看了看屠天,突然说道,“这个,总感觉和前辈你干巴巴的说这些话差点意思,好久
  • 么人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! 此地乃是我大夏的领地,任何人不的随意践踏!” 声音响起的时候,带有不卑不亢之意。 但是,就在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。 对面的那些天罡域之人,嘴角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。 其中一人更是在此时冷冷的说道。 “你们还真的是不自量啊,简直是找死,滚!” 声音落下之后,竟然是继续向着前方冲去。 那官员本能的躲过铁骑。 可是大夏的药田,却是在此时被直接践踏。 那
  • 依靠这种方法进来已经没有可能,毕竟此时的天地属性浓郁,空间壁垒极为稳固。 …… 待得将空间裂痕修缮后。 古木回到荒岛基地,然后站在海边,独自一个人在想着什么。 不知过了多久。 一阵香风吹来,然后就看到龙灵停在了他身边。 “你要进入虚无之界?” 龙灵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轻声问道。 古木苦笑道:“嗯。” “九大武神进入几千年,都没有再出来,你若进去,我和团团怎么办?” 古
  • 这个时候都是露出了一抹的讶然之色。 没有想到,暗影宫主还有如此的手段。 不过,那通幽始祖看到之后,却是笑着说道。 “雕虫小技!” 居然是一掌直接拍出。 浩荡的掌印在破空而出的时候。 荡漾起无边的威能。 接着,那天空中的暗影,居然是犹如被撕裂的布匹一般。 瞬间消散。 太阳重现映照在大地之上。 如此的一幕,任何人看到之后,都是会心中骇然。 那暗影宫主,口中更是吐出鲜血。
  • 自身和要求的苛刻,甚少有人能够进入。 十天干,十二地支,在归元剑派是很多弟子奋斗的目标。 如今,九天阁的出现,让他们有了更大的动力,可以说,这个精英组织出现后,反而激发归元剑派诸多弟子拼命修炼武道的风气,这显然是古木没有想到的。 …… “掌教大哥哥,我也要加入九天阁……”书房内,尹苏枯站在古木旁边,使劲晃着他的手臂,眼眸中有着乞求,很是可怜兮兮。 卖萌可耻。 古木很想拒绝尹苏枯,
  • 我师兄说得对极,到了少林,我们几个会尽力为你医治,虽不敢保证你肯定能康复,但是少林药王院的医术,绝对名副其实!” 叶天云的体力殆尽,早就有些支撑不住,听了这番话,心里生出急火,两眼一黑竟是晕了过去。 …… 当叶天云再醒来时,已经感到了刺眼的阳光,由于有些晃眼睛,便稍稍用手遮挡一下。就在此时,突然有人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:“小朋友,快醒醒吧,我们几个轮流着背了你一晚上,快累死了!”说话的声
  • 方位突然浮现出一道冲天的光芒,旋即天穹之上,因为幽夜至尊突破而来形成的巨大空间裂痕在极速愈合! 呼呼…… 与此同时,强势的五行属性在蜂拥而来,瞬间将整个天地覆盖,它们好像在欢呼雀跃! “嗯?” 幽夜至尊虽然人在武道殿,但神识还是目睹了外界所发生的一切,冷笑,道:“这方世界的主人来了么?” 不错。 只有世界之主归来,才会引起天地共鸣,才会让整个世界的属性为之欢呼! 岳峰等人虚弱的
  • 气血勃发之下,白发化青丝……” “这事说起来简单,但这星空之下,能做到这一点,用香道解开莫夫人心疾让莫夫人焕然一新的,也只有主人一人而已!”木婉君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然敬畏之色,但旋即又有一点疑惑,“对了,刚刚我在那莫愁香中似乎嗅到一点迷魂花的香气,那迷魂花为毒药,可以制幻,为用香之大忌,难道主人在莫愁香中加入了迷魂花?” “是毒是药,存乎一心,这一心曰仁,是香是情,两忘之间,这两忘曰悟,仁心在
  • “面对一个能抹去雪千颜在帝国所有痕迹的人,总长大人不想惹这麻烦,给自己竖立未知的敌人和对手,那人吞下的东西,其他人已经没有染指的机会了,何必吃力不讨好呢,得罪人的苦差事只有我们这种人会干吧!”丑角先生轻轻笑着,摇了摇头,黄金小丑面具上那滑稽诙谐的笑容,在这个时候似乎又变成了无奈,在最后看了一眼那星图之后,丑角先生已经转身朝着外面走去。 也就是几句话的功夫,代表王无垠的那个绿色的光点和线条,已
  • 的,整个药王城绝无仅有。 而现在,就算王无垠想要继续再炼,也没有材料给他了。 下一批材料,两天后送来,是一个中炉的五品生息丹。 知道了药行现在的情况,王无垠也没有失望,准备先把到嘴的肉吃下去再说。 七八万块祖神晶放在面前,王无垠只是兴奋了一会儿,就从那些祖神晶上收回了视线,开始把今天从龙长老哪里得来的掌炉从空间装备之中拿了出来,仔细研究一下。 这掌炉,炉心不大,是定心自火加持炉,一次
  • “杀了他!你们可活!不杀则死,你们没有选择。我给你们一柱香时间考虑,若是你们不动手,我就要动手了!”阴玄明冷冷道。 几名地狱王者相互对视,他们虽然修为通玄,但与上界玄者却是无法相比。 “只要他们也一起出手!我们绝不犹豫!”修罗王指着邪魔一族以及万古皇朝那些玄者道。 地狱玄者的想法很简单,一旦进入混战,那他们便不用担心有人背后捅刀,更可以混水摸鱼。 “好!”不过阴玄明毫不犹豫,便答应了地
  • 出的味道就可以想象是如何的苦涩,既然他想喝,那自己更乐意看到他精彩的表情变化。 两人的想法竟是出奇的相似,还真是都有些扭曲的恶趣味! 古木嘴角一抽,不过为了匕首和地图的秘密,他还是狠下心来,于是取来茶碗,将苦药倒出少许,然后在少女目不转睛的注视下,一扬脖饮了下去。 神色正然道:“姑娘如此可以放心了吧?” 她没想到古木喝了之后居然面不改色,好像这难以哽咽的苦药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。这让
  • 法:闻风。 “我从风中闻到了‘暴雨’的气息。” “继续赶路吧。” ……… 有句话叫做‘望山跑死马’。 木钟看见了一片山,但真要飞过去,还是需要飞很长时间。 起步后,过了十几分钟,天上就下起雨来。 那天色几乎是一瞬间就变了的。 原先平平静静的一片密云,突然间电闪雷鸣、风吹雨打。 特别是那闪电,像树状图,又像渔网,电光一闪,电网遍布苍穹,吓得木钟赶紧落回了地面。 风也不好
  • 在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。” “哦……那关于你说的‘脏东西’呢?” “以前有几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撬窗进去过,出来后,全部得了大病,甚至还有人因此病死了。后来又有不信邪的人进去一探究竟,但出来后,同样生了大病。再后来就没人敢进去了。” “……” 到这里,木钟之后的问题问出来的回答,都没有有用的信息。 …… 问话结束后,太阳已经落下去了一大半。 木钟在梅奥镇找了间旅馆,凑合住了一夜。
  • 只手从腹部绕上,崩拳立现,直接作用在了厉凡夜的身上同时抖动,“啪,啪”两声,厉凡夜应声飞出,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!王师庭那口香茗还含在口中,见到此情形竟是惊得不能自制地站了起来,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叶天云的出手,两眼有些迷离,似乎想起了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。 叶天云平静收势,看见目的达到,一抱拳道:“承让!”转身与何山离开,干脆利落。 第394章真武风云(四) 叶天云离开后,大约能有五分钟,厉凡
  • 始,楼主心境大变,她发现没有实力,无论做什么,都不会对你有任何帮助。从那天开始,她就不断想着让自己变强。” “她本是修炼的玄女经,为了不让自己绝情绝性忘记你,又偷偷的修炼了魅女经。刚开始还无事,等到两种功法都有了一定效果后,痛苦就来了。” “两种极端力量的冲击,哪怕在低微的境界,每一次都足以让圣人乃至混元强者身死,可她为了等你的诺言。一次次靠着可怕的毅力撑了过来。” “当她终于将两种极
Tags分类